• 周一. 4 月 22nd, 2024

从老大师到超当代富艺斯纽约现当代夜场透出新风向

admin

9 月 12, 2023 #艺术市场

北京时间2022年11月16日上午七点富艺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纽约晚间拍卖登场。在开拍之前,富艺斯便释出消息,本季纽约晚拍将呈献45件艺术佳作,总估价逾1.18亿美元,有望成为富艺斯历来总成交价最高拍卖专场之一。

这场拍卖不仅集合了包括塞·托姆布雷、马克·布拉德福特、尚·米榭·巴斯奇亚、艾米·谢拉德、马克·夏加尔、威廉·德库宁、草间弥生和安迪·沃霍尔等一众现当代知名艺术家的杰作,同时也包含了近年来在市场上备受瞩目的非裔艺术家作品和女性艺术家作品,其中出生于1990年之后超当代女性艺术家表现颇为突出。

富艺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纽约晚间拍卖现场

此次拍卖中,有80%的拍品首次登上拍卖市场,其中包括由法国政府归还原物主继承人的马克·夏加尔珍罕肖像画,来自艺术家家族珍藏的安迪·沃霍尔早期画作等。经过一个半小时的竞拍,富艺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纽约晚间拍卖以138,977,600美元收官,仅一件流拍。

从44件作品的结构来看,从大师经典到年轻热门,充分体现了富艺斯在选品上对艺术家代际关联和作品类目的梳理,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下全球藏家对艺术品购藏的倾向。

富艺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纽约晚间拍卖成交前十

01 大师经典依旧稳定

富艺斯美洲区主席暨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全球联席主管 Jean-Paul Engelen 表示: 本次晚拍吸引近 30个国家和地区的藏家参与竞投,并取得 98%的高成交率,反映了二十世纪和当代艺术杰作平稳的国际市场。

 

在整场拍卖中,领衔之作为塞·托姆布雷的重要钜作《无题》,在现场和电话激烈竞价后以4,160万美元成交。

塞·托姆布雷创作的涂鸦式绘画的灵感来自威廉·德库宁、杰克逊·波洛克和罗伯特·马瑟韦尔的作品。他的线条、水滴和飞溅的形式起初并不受欢迎,但他后来成为了脱离抽象表现主义运动的领导者。

塞·托姆布雷(Cy Twombly) 《无题》,324.5 x 487.7 cm,2005年作 成交价:41,640,000美元

《无题》来自托姆布雷史诗式系列后期作品,该系列的创作始于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期间,并于2008年达到巅峰。艺术家逝世后,其基金会根据他的遗愿,将其中三件酒神巴克斯系列巨作赠予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作为永久馆藏。此次拍卖呈现的这幅画作是艺术家此系列创作于2005年尺幅第二大的作品,曾亮相其名为《巴克斯灵神狂暴》并备受推崇的纽约个展。回顾艺术家1960年代末创作的早期黑板画,多以涂鸦式的连续圈圈为主题,而酒神巴克斯系列则在此基础上融入罗马诸神狂喜的叙事,注入鲜红之色,十分难得。

马克·格罗特雅恩(Mark Grotjahn) 《无题(马戏团12号44.30面向)》,257.8 x 187 cm,2014年作 成交价:9,809,000美元

位居本场第二的是马克.格罗特雅恩《无题(马戏团 12 号 44.30 面向)》。格罗特雅恩从原始艺术以至欧普艺术、抽象绘画的多元历史中汲取灵感,探索颜色、角度、连续性及崇高的精神内涵。

在拍前备受瞩目的尚·米榭·巴斯奇亚创作于1985年的作品《驱鬼》,以786.25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巴斯奇亚的作品近年来拍卖屡创奇迹,也说明了市场对这位艺术大师的肯定。

尚·米榭·巴斯奇亚(Jean-Michel Basquiat) 《驱鬼》,212.7 x 90.8 x 31.8 cm,1985年作 成交价:7,862,500美元

这件尺幅巨大的作品高逾200公分,是描绘巴斯奇亚的艺术家友人杰克·沃斯(Jack Walls)的肖像画,接近两倍真小。画中的沃斯以巴斯奇亚的独特视觉风格呈现,从拼木表面上的黑色、白色和颜料涂抹中清晰可见。这幅1985年创作的作品体现了他将城市环境带入其工作室的导向原则,向其作为街头艺术家的过去致敬,同时可见他的创作手法越趋成熟。1985年,巴斯奇亚以纽约下城区艺术圈的黑人为主题,创作一系列肖像画,而本次上拍的作品即来自该系列。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 《挖鼻子的人,我:为何跟我过不去(上帝给了我的脸,但我可以挖我自己的鼻子)》 ,76.5 x 63.5 cm,1948年作 成交价:491,400美元

安迪·沃霍尔两件作品《挖鼻子的人,我:为何跟我过不去(上帝给了我的脸,但我可以挖我自己的鼻子)》和《客厅》同样也是艺术家职业生涯中的重要作品。这两件作品虽均创作于1948年,但风格迥异,以此也能看到艺术家不受拘束的创造力和革新精神。

在1970年代时,这两幅作品曾一度随着沃霍尔家族的驾车失窃,幸好失窃的驾车后被寻回,而画作也完好无损,此后依然由艺术家家族收藏。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 《客厅》,38.1 x 50.2 cm,1948年作 成交价:315,000美元

本场拍卖中,创作时间最早的一件作品是马克·夏卡尔创作于其艺术生涯转折点1911年的珍罕肖像画作《父亲》。今年年初法国政府通过一项法案,批准将其公共博物馆所收藏之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占领巴黎期间,从犹太人手中掠夺的15件艺术品,归还给原所有者的合法继承人,包含此次将亮相纽约晚拍的《父亲(Le Pére)》,而这也是15件艺术品中首个亮相拍卖市场的作品。此法案标志着70年来首个政府采取措施,归还在纳粹占领期间被掠夺或因反犹而获得的艺术品,历史意义重大。

马克·夏卡尔(Marc Chagall) 《父亲》,80.3 x 44.5 cm,1911年作 成交价:7,404,500美元

从整场拍卖来看,威廉·德库宁、雷内·马格利特、亚历山大·考尔德、草间弥生、卡茨的作品均有着不错的成交价,这也说明现当代艺术先驱艺术家作品在市场中的稳定性。

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 《无题》,153.7 x 104.8 cm,约1977年作 成交价:4,870,000美元

雷内·马格利特(René Magritte) 《流星》,54.6 x 46 cm,1964年作 成交价:4,265,000美元

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 《小十字架》,231.1 x 233.7 x 175.3 cm,1968年作 成交价:4,023,000美元

02 女性超当代会成为市场新宠?

随着2022年开年,塞西莉亚·阿莱玛尼(Cecilia Alemani)成为威尼斯双年展历史上第5位女性总策展人,本届双年展也更多地聚焦女性艺术家和她们的作品,呈现对于男性在艺术史和当代文化史上占据中心地位的深思熟虑的重新思考,女性和女性艺术在学术和市场上都成为了2022年全球艺术界的重要关键词。

 

从今年春拍各大拍行的数据表现来看,女性艺术家的市场潜力已经进一步释放,也再一次让公众见证了既细腻柔美、又深刻强大的女性力量。

草间弥生(Yayoi Kusama) 《无题 (蓝网)》,51.4 x 42.2 cm,1960 年作 成交价:2,450,000美元

本场富艺斯拍卖中,有多位女性艺术家作品上拍。作为艺术市场共识名单中的重要艺术家,草间弥生是全球最贵女性艺术家代表。草间弥生的拍卖市场从2006年开始攀升,并在2021年达到新高峰。市场分析公司ArtTactic2022年初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草间弥生的作品在2021年于全球拍卖市场的成交总额较2020年高出112%。

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 《钴蓝色》,260 x 200.3 cm,1981年作 成交价:3,418,000美元

富艺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兼全球联席主管 Robert Manley 表示:富艺斯在推广当代艺术新趋势及发掘年轻艺术家的影响力早已备受市场肯定,而今晚的拍卖则全面展示了我们涵盖现当代艺术史作品的实力。

值得关注的是,本场拍卖中,出生于1980年之后的艺术家中,多数均为女性。

玛丽亚·贝里奥(María Berrío) 《他爱我,他不爱我》,183.3 x 183.3 cm,2015年作 成交价:1,603,000美元 *创下艺术家世界拍卖纪录

玛丽亚·贝里奥创作于2015年的作品《他爱我,他不爱我》,以160.3万美元的成交价,刷新了艺术家拍卖纪录。玛丽亚.贝里奥于1982年出生于哥伦比亚,她的作品多以女性、动物、拉丁神话和民间传说为主题。风格柔美、情感细腻成为玛丽亚·贝里奥作品独特的面貌。她的作品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当代女性艺术家肯定自我情感和性别角色的心理指向。我的作品不是自传体的,但我的确把自己理想化的部分画在我所创造的女人身上。这些都是我想成为的女人:与自己和自然和谐相处,坚强、脆弱、富有同情心和勇敢。玛丽亚·贝里奥说。

洛伊·霍洛韦尔(Loie Hollowell) 《舔,舔紫色,栗》,121.9 x 91.4 x 5.7 cm,2016-2019年作 成交价:1,361,000美元

出生于1983年的洛伊·霍洛韦尔是近年纽约最受追捧的艺术家之一,她将她的分娩体验融入抽象画当中,探讨女性作为生育机器的身体,发展出了她独特的艺术语汇。

相对于男性艺术家,来自家庭和生育的现实因素,可能会导致女性艺术家在创作生涯中的一段停滞,从而让一些藏家对收藏女性艺术家的作品有着或多或少的迟疑与担忧。但,以很多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为参照,我们有理由相信,女性艺术家首先是艺术家,她们有着对生活和情感敏锐的观察力和感受力,这种职业特质也常常让她们在看待家庭关系、生育等问题时有着独特的角度和表现力。

露西·布尔 《无题》,55.9 x 182.9 cm,2019年作 成交价:478,800美元

露西·布尔出生于1990年,她的作品通常以光学和时间的结合将观众带入一种情感空间。这位虽年轻但已名声大噪的洛杉矶艺术家用生动的色彩实践对结构、造型和画面内容进行着深入的研究与表现。

安娜·韦扬特(Anna Weyant) 《臀部》,121.9 x 76.2 cm,2020年作 成交价:390,600美元

出生于1995年的安娜·韦扬特,通过创作静物画及年轻女子肖像画,巧妙地在严肃的悲剧气氛中融入充满玩味的幽默感。

劳伦·奎恩(Lauren Quin) 《箭头》,147.6 x 198.1 cm,2020年作 成交价:163,800美元

03 非裔艺术家作品热度不减

近年,艺术市场中非裔艺术成为抢手货,这在市场观察者眼中是历史被修正的所传递出信号。相较于市场成熟的大师级,活跃于欧美市场的70、80后新星,乃至90后同样一路飙升,凭借充满可能的投资空间而受到追捧。

 

实际上,在之前的几十年中,艺术世界权威把关人一直将非裔艺术家置于边缘,目前这种状态正在转变。今年4月,代表美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非裔女艺术家西蒙妮·李表示:现在艺术界对黑人艺术家的认可并非一时的流行,我相信,这是一种更正。

阿莫科·博阿福((Amoako Boafo) 《粉色的短裤》,205.4 x 188 cm,2019年作 成交价:403,200美元

阿莫科·博阿福是近几年最受市场关注及青睐的非裔青年艺术家之一。博阿福于1984年出生于西非加纳,其作品风格被认为与奥地利艺术家席勒(Egon Schiele)相近,特别是对于人物皮肤肌理的处理方式。

艾米·谢拉德(Amy Sherald) 《变色龙的朝圣》,183 x 129.8 cm,2016年作 成交价:2,087,000美元

同为非裔艺术家的艾米·谢拉德凭借为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夫人绘制肖像,成为国民度最高的非裔艺术家。因为创作量极少,早在2015年,购买谢拉德的画作已经出现排队现象。

米卡琳·托马斯(Mickalene Thomas) 《沒有你,我看不到自己》,183 x 183 cm,2007年作 成交价:441,000美元

米卡琳·托马斯,出生于1971年,是一名非裔美国视觉艺术家和电影制作人。她的艺术工作涉猎广泛,涵盖油画、拼贴画、摄影、视频、表演艺术、大型装置等类别。

从尚·米榭·巴斯奇亚掀起的市场旋风到现今蓝筹画廊争抢代理,重要收藏家的认可,展览计划接踵而来,艺术世界的非裔热也正持续发酵。

玛琳·杜马斯(Marlene Dumas) 《错误故事的白雪公主》,100 x 300 cm,1988年作 成交价:3,781,000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