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4 月 14th, 2024

“新绘画”中的70-90后会成为二级市场的支撑力量吗?

admin

10 月 8, 2023 #艺术市场

时间步入7月,内地艺术市场随着几场拍卖而被推向今年上半年的。作为市场晴雨表,各拍行的几场现当代艺术拍卖专场,自然吸引了艺术圈的关注。聚光灯下,被照亮的不仅有陈可《斗牛士》这样的惊喜,也有一些不尽人意和意料之外的现象。

有业内人士表示,今年内地春拍现当代艺术板块如果没有70-90后新绘画的支撑,将会是非常惨淡的局面。这一点从几场拍卖现场的人气和买气中也得到了一定的佐证。

在经历了疫情期的拍卖延期、改期、线上代替线下等超多不可控因素的阶段后,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恢复正常秩序意味着经济、环境、藏家趣味对当代艺术品市场的影响和反应得以真实呈现。

对于当下的市场热点——新绘画中70-90后艺术家作品的市场表现以及趋势,我们采访了几位行业内专家,从他们的角度聊一聊这波后浪在当下以及未来的表现和发展空间。

按受访者姓名首字母排序

Q1:

如何看待本季春拍,新绘画中70-90后艺术家的市场表现?这些艺术家的作品频破纪录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收藏家
北京子岸当代美术馆创始人

杜杰:

本季春拍结束后 ,有媒体说2023年春拍是70、80后艺术家撑起的。从现场看,交投最能给人们带来惊喜的,也的确是70、80后艺术家的作品 。

我们看到的艺术家作品不断被刷新纪录 ,很重要的原因是一、二级市场的需求量所做的支撑;同时艺术家这次上拍的作品有足够的吸引力。

陈可
《斗牛士》
布面油画,215 × 215 cm,2006年
成交价:RMB 908.5 万
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2023 永樂拍卖

资深艺术市场专家
逸空间负责人

刘运峰:

本季春拍70-90后艺术家的市场表现非常亮眼,纪录频出,特别是70后艺术家,已然成为了市场中坚。这其中的重要原因是70、80后艺术家正值壮年,在十几、二十年的职业创作中已经形成了自己比较稳定的风格;同时,经过画廊的多年耕耘,逐渐被大家认可和熟悉。90后艺术家虽然还没那么稳定,但新的绘画语言和风格明显区别于70、80后,他们的作品更容易受到同龄的年轻藏家青眯。

羽呈会艺术产业俱乐部创始人

于飞:

艺术品市场从来都是板块轮动的市场,本质的原因是时代审美趋势的更迭。二级市场是资本占主导的市场,在热点板块追高符合多个角色的共同利益。

黄宇兴
《九龙图》
布面油画,200 × 400 cm,2016 – 2020
成交价:RMB 2070 万
2023 中国嘉德

资深艺术市场专家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创始人

郑林:

不仅是本季内地春拍,也不仅是中国和亚洲,就全球范围而言,藏家购买作品的热情和趋势都在转向年轻艺术家。这一现象从2020年纽约、伦敦拍卖到今年中国内地春拍都得到了明显的印证。

Q2:

从市场角度来看,在当下这个阶段,新绘画中较年轻一代艺术家的作品,为什么能吸引藏家的关注?

杜杰;

对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做过一些研究的人都知道,今天的70、80后的价值增长空间非常令人期待,所以新绘画中较年轻一代艺术家的作品,能吸引藏家的关注也不奇怪。

刘运峰:

从市场角度观察,随着财富、年龄的下移,年轻藏家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艺术品市场中。他们在艺术作品的收藏上往往会选择与自己有共鸣的年轻一代艺术家的作品,他们更愿意与自己同龄的艺术家共同成长。

于飞:

年轻藏家介入越来越多,艺术家的年龄与藏家的年龄相匹配,更容易获得同代人的欣赏。

仇晓飞
《透视》
布面油画,200 × 150 cm,2004年
成交价:RMB 598 万
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2023 中国嘉德

郑林:

中国70后艺术家,比如陈可、欧阳春、秦琦等等,发展到当下,代表了他们这个年代艺术家的实力。他们处在最好的创作年龄段,作品在当代艺术市场中也已有很多年的沉淀,有着进一步发展和拓展的可能。同时,整体来看,他们的作品价格目前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市场对80末90后新锐艺术家也寄予了很大的期望,我认为,他们将是一个新的、大的市场板块。

Q3:

随着大量资金涌入新绘画,一、二级市场上也涌现了很多新名单,什么样的作品是能经得住市场和时间考验的?

杜杰;

通常来说,在一级市场能够受到大家追捧和排队的作品,在二级市场的生命相对来说就会比较长一些, 当然还要看作品本身的力量和表现。

所以艺术家在一级市场的表现,会成为二级市场的一个重要支撑点,尤其是一些艺术家新的展览、新的创作方向的出现,其藏家褒贬的情况会对二级市场这份名单的稳定性产生比较重大的影响。

刘运峰:

新名单的出现是一种必然。老艺术家创新乏力,新藏家需要有更多、更年轻的艺术家的作品来进入他们的收藏。艺术的核心是创造,只有具有创新性的艺术作品才能经得住市场和时间的考验。

于飞:

某个艺术家市场的持续增长需要复合型的基础,包括不断突破自身的创作瓶颈、代理机构的持续推动、学术界的认可度的提升、优质的且不断增多的藏家基础等等。作品本身则需要引领时代的审美趋向,真诚,有深度,能站在历史和时代的高点上。

刘晓辉
《无题 – 三个劳动的动作(三联)》
布面油画,140 × 120 cm × 3,2015 – 2018
成交价:RMB 391 万
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2023 中国嘉德

郑林:

就目前来看,80、90后艺术家的作品很多仍具有普遍性,他们还处在寻求一些新突破的阶段。对于这些更年轻的艺术家,藏家和机构也在观察他们进一步的表现。并不是说谁的作品在当下受追捧,谁就能成为经得住时间和市场考验的艺术家。我认为,一个艺术家的作品能够经得起更多、更残酷的考验,才能在经过大浪淘沙后,在学术和市场上有一席之地。50、60、70后的优秀艺术家同样也都经历了这样的阶段和考验。无论是艺术史还是艺术市场,从千军万马中脱颖而出、有所成就的,向来都是少数。

秦琦
《阿里巴巴 No.1》
布面油画,190 × 500 cm,2016年
成交价:RMB 391 万
2023 中国嘉德

Q4:

相比年轻一代的火热表现,早期中国当代艺术家的成交状况略显冷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杜杰:

一边热火朝天 ,一边却稍显冷清。这次春拍年轻一代和早期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表现的确有些不同。一方面,早期艺术家此次上拍没有特别惊艳的作品让美术馆、艺术机构疯狂争夺;另一方面,他们不低的市场估价让很多新入场的藏家望而却步。

陈飞
《小张》
布面丙烯,140 × 180 cm,2012年
成交价:RMB 299 万
2023 开拍国际

刘运峰:

一是在创作上创新乏力,无法吸引年轻藏家;

二是早期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价位已经达到一定高度,这会让预算有限的新晋藏家难以将其列入优先选项。

于飞:

早期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已经完成了一种特定年代的使命,仍然在活跃的少部分老艺术家都是不断超越自我具备创新能力的艺术家。艺术品市场说到底是信心市场,和没有区别,最大的信心仍然会来自于艺术家自己的持续创作。我相信最终时间会有个结果,有格局、有格调、有人格高度的艺术家会超出年龄的限制,直至留在艺术史当中。

季鑫
《落地灯与鸢尾花》
布面油画,180 × 120 cm,2020年
成交价:230万元
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2023 中国嘉德

郑林:

疫情过后,艺术市场会很快好起来吗?我的回答是不一定,不尽然。疫情对国家、经济,我们的生活,以及整个当代艺术行业的影响都是巨大的,但这并不代表藏家就不买艺术品了,不见得每个机构都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但是疫情过后,大家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这一点在今年的春拍上有着很明显的表现。

今年春拍,内地和位于香港的国际拍行的几场拍卖都不是很理想。无论是内地大牌艺术家还是国际艺术家的作品,拍卖的数据都比想象中差很多,这是在大家意料之外的。

除了像陈可的《斗牛士》、秦琦的《阿里巴巴 No.1》、仇晓飞的《透视》等个案以外,70-90后艺术家的作品整体成交结果实际上也并不是很理想。
接下来的市场发展需要根据时间、环境和新的市场亮点来进一步做判断。一个新的市场亮点往往会激发大家对艺术市场和对艺术品收藏的信心,这一点很重要。

另一方面,疫情过去了,大家的关注点和能做的事都多了,所以注意力和资金不一定都放在艺术品上;加上全球整体经济发展趋势和方向也会影响藏家对艺术品购藏的判断。这一切都还需要在时间中观察。

Q5:

新绘画中的年轻一代会成为接下来国内二级市场的主要支撑力量吗?

杜杰:

中国当代新绘画的年轻一代他们作品的生命力还有待观察,包括艺术家能否不断地自我突破。所以说很难断定它会成为未来中国当代艺术二级市场的核心力量。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未来的一些优秀的艺术家,一定会在这个群体中出现。

刘运峰:

一定会的。

于飞:

新绘画目前还算是一个年轻的板块,一定时间内仍然会是主力,且会不断地有黑马和新名单出现。

欧阳春
《夕照吞拿湾》
布面油画,220 × 300 cm,2007年
成交价:322万元
2023 中国嘉德

Q6:

从北京保利先行推出新绘画专场开始,经过十年的经营,如何看这些代表新绘画艺术家的作品在今天成为影响整个艺术市场全局的一个关键因素?

杜杰:

保利新绘画做了十年,名单的变化非常大,我们现在没法判断当下新绘画中的名单能否成为未来整个中国当代艺术二级市场的关键,只能说这个名单会成为支撑二级市场的一个重要部分。我认为还需要观察,因为50、60后的一些经典作品和特别优秀的作品一旦出现,整个拍场还是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毕竟他们的作品价格高,并且权重占比也比较高。

刘运峰:

我更倾向于认为,保利拍卖新绘画专场是对一级市场多年耕耘的积极反馈和回应。这里面有两个关键因素:首先是大环境。随着90一代的成长,去美术馆、画廊看展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其次是美术馆、画廊十数年如一日做了很多精彩的展览和呈现,一批新绘画的艺术家开启了职业生涯,创造出了和这个时代有共鸣的作品。

于飞:

对于各种艺术创作类型来说,新绘画是目前最符合市场需求的板块。但在美术馆、一些非盈利机构以及具备前瞻性的画廊,装置、多媒体、多种类型的更为鲜活的艺术作品是被二级市场严重低估的。但艺术品市场和艺术是两回事,艺术品市场就是资本市场,集体选择新绘画板块进行投资无可厚非。

Q7:

作为藏家,你选择收藏年轻艺术家的评判标准是什么?交易量充分且稳定的艺术家是首选对象吗?

刘运峰:

我的标准是:持续稳定的职业状态、有一定的创造性和创新能力。 交易量充分且稳定只是参考之一,不是必要条件,关键还是看作品。

于飞:

我个人收藏并不以市场表现作为第一标准,更侧重于艺术家所表达的真诚度、深度,与我之间是否能产生某种情感共鸣。

禤善勤
《我在通州街公园(一组9件)》
布面油画,420 × 420 cm,2013年
成交价:207万元
2023 中国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