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4 月 14th, 2024

拍场难得一见的康丁斯基顶峰巨作 领衔伦敦苏富比现当代艺术晚拍

admin

11 月 5, 2023 #艺术市场

康丁斯基(Kandinsky)1910年作品
《教堂与穆尔瑙风景II》

今年三月于伦敦苏富比瞩目登场

拍场难得一见的康丁斯基顶峰巨作

出自1920年代柏林显赫的斯特恩收藏
堪称当中瑰宝

经历几番流转,作品近期归还原主后人
估价约4500万美元

瓦西里・康丁斯基《教堂与穆尔瑙风景II》
油彩画布,1910年作
96 x 105.5 公分
估价约4,500万美元

康丁斯基的作品绝少亮相艺术市场,今年3月,伦敦苏富比欣呈康丁斯基一幅伟大杰作。《教堂与穆尔瑙风景II》创作于1910年,正是康丁斯基在艺术发展上取得重大突破并迈进抽象主义的一年。本作展现了康丁斯基刚形成的抽象语言,这种语言在他后来的作品中不断演化,更引领后来的艺术家走上新辟蹊径。本作尺幅庞大,采用了鲜明丰富的对比色,四边近乎长度一致。这种类近方形的画幅甚获当时前卫的现代主义艺术家青睐,莫内和克林姆等都曾创作方形画。这幅康丁斯基的佳作不仅对抽象主义艺术发展来说意义重大,背后更有一段值得世人铭记的历史。

本作画成不久,即获乔安娜・玛格丽特・斯特恩(Johanna Margarete Stern;1874–1944年)和西格伯特・塞缪尔・斯特恩(Siegbert Samuel Stern;1864–1935年)伉俪购藏。二人共同创办纺织业公司,不仅事业有成,亦活跃于1920年代星光熠熠的柏林艺文社交圈,结交了托马斯・曼(Thomas Mann)、法兰兹・卡夫卡(Franz Kafka)和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等泰斗。斯特恩夫妇醉心艺术收藏,珍藏过百幅绘画和素描,涵盖荷兰古典油画,以及皮耶・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路易斯・柯林斯(Lovis Corinth)、欧迪隆・鲁东(Odilon Redon)、马克思・列伯曼(Max Liebermann)、爱德华・孟克(Edvard Munch)、马克斯・佩希斯坦(Max Pechstein)等艺术家破格前卫的作品,题材类型不一而足,反映其品味之多元。

可惜,随着纳粹党日益壮大,斯特恩夫妇美好写意的生活戛然而止。1935年,西格伯特与世长辞,随后乔安娜逃离德国,最终却未能逃过千千万万犹太人所遭受的厄运。这一连串的悲剧亦使斯特恩伉俪收藏的精彩作品流散各地。

《教堂与穆尔瑙风景II》自1951年起由荷兰埃因霍温(Einhoven)凡阿贝博物馆 (Van Abbemuseum)收藏并展出。大约八年前,本作获确认为斯特恩伉俪旧藏,最近被归还予斯特恩家族的后人。本作估价高达4500万美元,拍卖所得由十三位斯特恩家族继承人均分,部分收益用以支持研究斯特恩家族藏品下落。

康丁斯基的早期作品几乎绝迹艺术市场,大多数由世界知名博物馆收藏。苏富比3月1日荣幸呈献《教堂与穆尔瑙风景II》,在此之前,这幅珍贵作品将于纽约(2月11日至15日)和伦敦(2月22日至3月1日)巡回展出。

尽管过去的错误无法弥补,伤害也不可能磨灭,但这幅对我们曾祖父母十分重要的画作,如今能够归还到我们手里,对我们意义重大,因为这是对往事的承认,为几代人敞开的伤口止血。 

乔安娜・玛格丽特和西格伯特・斯特恩的继承人

康丁斯基在穆尔瑙时期的创作为抽象艺术奠定根基,《教堂与穆尔瑙风景II》作于该时期的尾声,如此尺幅而仍属私人收藏的康丁斯基作品绝无仅有,故其上拍之于艺术市场和广大藏家都是瞩目时刻。这么多年后,画作归还原主,回归历史脉络,让我们可以重新探索斯特恩家族收藏在1920年代柏林文化背景中的重要性。 

苏富比欧洲区主席兼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环球主管Helena Newman

25年前,于华盛顿特区举行的会议就归还二战期间被纳粹掠夺的艺术品事宜订定基本原则。自此,苏富比归还物品部协助继承人和家属取回被盗财产,多年来从未间断,但是,可以见证《教堂与穆尔瑙风景II》物归原主,叫我们格外兴奋和感动,我们乐见故事终于完整了。 

苏富比兼归还物品部全球主管Lucian Simmons

斯特恩家族及其收藏

西格伯特・斯特恩是一位出色的企业家,创立大型纺织企业Graumann Stern,该公司总部坐落于柏林莫赫瑞斯街(Mohrenstrasse)一座宏伟的新艺术风格建筑内。

西格伯特与乔安娜抚育四个孩子:安妮(Annie)、希尔德(Hilde)、汉斯(Hans)和露易丝(Luise,昵称为 Liesle 或 Liesel),一家人住在柏林郊外波茨坦Potsdam/新巴贝尔斯贝格(Neubabelsberg)一座华丽的别墅里,里头珍藏了琳琅满目的艺术品。从现存照片和西格伯特为70岁生日演讲所作的笔记中可见,这一家人亲密和谐,乐也融融。

除了活跃于柏林艺文圈,斯特恩夫妇亦积极服务犹太小区,于1916年协助建立「犹太人之家」(Jüdisches Volksheim),支持贫困的东欧犹太人,该组织致力促进教育和知识交流,常见访客包括作家法兰兹・卡夫卡(Franz Kafka)和哲学家马丁・布伯(Martin Buber)。

随着纳粹势力在德国越益肆虐,斯特恩一家的生活陷入困难。他们选择留在柏林,可是在西格伯特逝世两年后,反犹太措施不断升级,乔安娜只好逃离柏林,她先到德国南部,途经瑞士,前往荷兰。在儿子汉斯的帮助下,她得以从德国取回部分财物,包括一些家具和艺术品。

斯特恩其中一位女儿露易丝与丈夫当时也住在阿姆斯特丹,后来被纳粹带走、驱逐出境,终遭杀害。在被捕之前,他们设法安排7岁的女儿多莉(Dolly)跟随保姆躲藏起来。在此期间,陪伴多莉的只有一本儿童圣经和一本童话书。多莉在2014年离世,其家人即将出版她的日记。日记中,她以动人的细节记述了战争中那些不堪想象的事件。

通向抽象艺术之路:穆尔瑙

1908年夏天,康丁斯基与同为艺术家的伴侣嘉贝丽・孟特(Gabriele Münter)游览巴伐利亚的穆尔瑙山村。他们对这个地方一见倾心,翌年在那里买下房子,之后常常呼朋唤友在此相聚,艺术家阿列克谢・乔伦斯基(Alexei Jawlensky)和玛丽安・冯・威若夫肯(Marianne von Werefkin)都在受邀之列,他们在穆尔瑙度过了漫长而快乐的夏天。村庄周遭的景致为康丁斯基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灵感,成为这些关键创作的中心主题。穆尔瑙见证了他迈向抽象主义,并预示着西方艺术叙事的彻底改变。

《教堂与穆尔瑙风景II》一作中,康丁斯基融会了他在1906年到1907年间于巴黎所吸收的艺术养分,例如保罗・塞尚对形式的解构、野兽派鲜艳夺目的色调、以及文森・梵谷独特的风景描绘,然而创作成果却别树一帜,充满个人风格,那是一种色彩与形式的迸发,脱离自然主义的表现,从情感和精神方面感染观者。就在次年,康丁斯基发表了具开拓性的著作《关于艺术中的精神》。

康丁斯基的代表作品,诸如《教堂与穆尔瑙风景II》等,在战后美国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中留下了深远的影响,杰克森・波拉克和威廉・德库宁,均在康丁斯基的新辟蹊径上走得更远。


拍卖详情

 

伦敦苏富比

现当代艺术晚间拍卖
3月1日 晚上7时
(北京时间 3月2日 早上3时)

拍卖预展
纽约:2月11日至15日
伦敦:2月22日至3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