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4 月 14th, 2024

今年的香港巴塞尔结束了喧嚣后看它的变与不变

admin

11 月 11, 2023 #艺术热点

作为香港取消强制酒店检疫措施,以及内地疫情放开后的亚洲范围内备受瞩目的国际艺术盛会,本季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呈献了来自亚洲、欧洲、南北美洲以及非洲32个国家及地区的171间参展画廊带来的新晋及知名艺术家的现当代艺术作品。相较2022年130间画廊,在参展数目上有着显著增加,也因此成为2019年以来最具规模的香港展会。

展场气氛自不用多说,借着旅行不受限的时机,香港巴塞尔成为重聚的绝佳理由。人气带来的买气让大家都在感叹重拾了对艺术市场的信心。

之前媒体和坊间大肆流传的关于香港当代艺术市场在亚洲的中心地位将被其他国家、地区取代的焦虑,似乎也随着交易的火爆而烟消云散。

香港除了在贸易、文化上的历史沉淀占有绝对优势之外,在最集中的时间内争取到最多资源方面显然也很会搞事情。香港艺术周期间,从国际级别的大美术馆到本土艺博会、画廊,都在全城联动的频率中找准了自己的节拍。快节奏、高效率,是香港巴塞尔和这里的艺术市场所追求的,无关好与不好,只是说这种节奏适合香港,而来到这里的人,也因跟随上了节奏而体验到了收获的喜悦,这已然足够。

在这个倍速发展的时代,以年为单位来观察事物的变化尚且太久,更何况是经历了三年的疫情时期。我们在与现场的机构和藏家的沟通过程中,大家大多对香港艺术市场和香港巴塞尔的优秀表现评价一致,但对本季展场现场观察,还是能够看到一些变化。

观察一

欧美画廊参展数量比往届少些

这可以被看做是一种不可抗力因素。香港宣布去除防疫措施和取消强制酒店检疫措施的时间比较晚,导致画廊错过了申请艺博会的时间,所以出现了一些欧美画廊缺席的情况。

观察二

中国内地画廊数量有所增加,并且展位位置更好

现场的一些画廊主和藏家也提到,这是非常好的一个现象,说明内地画廊在国际平台上有了更多展示和推介自己的艺术家和作品的机会。但也有可能与一些欧美画廊的缺席有关。不过,单从这一届来做判断并不全面,还需要再多观察。

观察三

架上作品在展场内占有绝对比例

我们在现场的交流中,一些藏家和行业从业者认为,画廊更多地带来架上绘画作品,很有可能与疫情之后,大家对市场抱有观察态度,而选择相对保守的策略有关。

观察四

作品有更年轻化和潮流化的趋势

与许多行业一样,艺术市场自从疫情爆发以来经历了一个充满挑战和变革的时期。疫情在为艺术市场的复苏带来了诸多困难的同时,也为行业旧秩序和传统规则的革新提供了机会。所以无论是艺术机构,还是艺术家,近几年也都在经历名单换代的过程。同样的,无关好坏,只能说是一个必然的走向。

观察五

更多的画廊开始辩证地看待本土性与国际化的关系

建立和肯定本土文化自信,让展场内画廊带来的作品和展位气质都更有看头。本土性与国际化是一组辩证的关系,与国际经济、文化、科技环境的变化休戚相关。是否关系到通过对本土文化的强调,在国际艺术市场上抢滩话语,这个问题还需求证的时间,但不再是趋同的所谓国际化的艺术语言表达,是在当下对艺术的本土性和国际化问题的一种重新看待。

在展场内,我们也就本次的参展感受和观察,与一些画廊聊了聊。

按照画廊采访顺序排序

常青画廊

在架上作品占有重要比例的展场中,常青画廊的展位在观感上具有明显的差异化。艺术家多是中国藏家和观众的熟面孔,包括安东尼·葛姆雷、安尼施·卡普尔、阿岱尔·阿德斯梅等。作品类型也更多元,绘画、雕塑、装置及摄影均有涵盖。

在谈及藏家的趣味较疫情之前是否存在变化时,北京常青画廊总监彭咏仪提到,藏家对不同门类和风格的作品的接纳度越来越高,包括对不同国家、地区和年龄阶段的艺术家的作品,也呈现出了较高接纳度的趋势。

在彭咏仪看来,重聚本季香港巴塞尔,超预期的销售,让大家重拾了对艺术市场的信心。巴塞尔艺博会在亚洲,以至全球范围内的优势地位,主要原因还是基于多年积累的品牌力量,其中包括对参展画廊品质的严控,以及画廊面貌丰富性的呈现,这些对于吸引更多优质藏家都至关重要。

常青画廊展位

卓纳画廊

在同画廊香港资深总监许宇的聊天中,他表示就展会整体而言,色彩绚丽吸睛的作品比较多,也会受到不少藏家的关注,场内展出的作品很大占比来自绘画。许宇尤其指出疫情两三年间,当代艺术的整个生态有所萎缩,这反映在美术馆系统、艺术批评等各个环节,但艺术品交易反而越来越活跃。

这次卓纳画廊展位上带来了创作面向各异的艺术家阵容,并不乏具有先锋性的作品,例如乔丹·沃尔夫森的《红色雕塑》,该作也被龙美术馆收藏。虽然当下藏家的收藏趣味愈发多元,在同不少参展商的交流中得到的反馈都指向不同藏家在对作品的需求方面差异极大,千人千面。但许宇表示希望能看到行业中出现更多具有实验性,突破既有陈规的艺术家和创作涌现到前台。

卓纳画廊展位,图片致谢卓纳画廊

季丰轩

作为香港本土画廊,季丰轩自1991年成立以来的30余年,一直耕耘于东西方艺术的交流。

在谈及本季香港巴塞尔为什么会吸引如此多的人前来参加的原因时,季丰轩创始人季玉年表示,首先与时机有关。疫情三年大大限制了人们的出行,当香港宣布去除防疫措施后,大家在出行方面没有了顾虑。第二,香港艺术周期间,M+博物馆和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邀请了很多美术馆、博物馆的馆长前来参加研讨会议,所以这次有一些美术馆、博物馆的馆长来香港也并不只是因为巴塞尔。

近两年,媒体上也有声音说,香港在亚洲艺术市场上的中心位置会被如新加坡、首尔等国家、地区所取代,季玉年认为,很多人这次来香港也是带着好奇和观察来的。但当大家到了这里之后,还是会感叹,香港的艺术市场是无法被替代的。

参加过很多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域艺博会的季玉年认为,香港巴塞尔举办至今的十年来,始终占有绝对优势的原因是,香港巴塞尔和香港艺术市场相比之下都更加成熟,而这种成熟体现在方方面面。包括作品运输的高效率、各个国家的画廊和藏家在沟通上语言的无障碍等。而最主要的还是香港的免税政策和交易流程的便捷,这会大大提高机构和藏家的效率,节省大量的时间成本。

在谈到今年对藏家的观察时,季玉年提到,相比以往私人藏家比较多,今年来了很多美术馆、博物馆机构的馆长、专家前来洽谈收藏作品事宜。

在季玉年看来,藏家越来越专业了,很少有冲动购买的情况。在收藏一件作品之前,藏家会提前做很多功课,与画廊多次沟通,并咨询拍行专家。这也许与季丰轩代理的艺术家作品收藏门槛较高有关,但无论如何,藏家专业度的提升对于建立一个良性循环的市场环境是非常有利的。

本季香港巴塞尔,季丰轩呈现的作品面貌也非常丰富,包括乔治·马修、奥斯瓦尔多・维加斯、谢景兰、李华弌、莎拉・休斯、齐亚德・达卢勒、薛松、卢志荣和尼古拉斯·帕蒂等艺术家的作品。在问及当代艺术的国际化与本土性问题时,季玉年认为,无论是画廊还是艺术家都要有文化自信,根植于几千年的中国文化本身就是一种自信。在文化与艺术上,并不会因为区域的不同而有高低之分。只不过,在国际化的环境中,画廊需要扎根于自己的定位和立场,就季丰轩而言,选择艺术家的一个重要标准是这个艺术家是不是有自己的独特性,因为艺术的价值在于创意;同时,这些艺术家是对自己的本土文化、对传统文化抱有有自信的。比如薛松、李华弌等。

在季玉年看来,这届香港巴塞尔能够成功举办并延续好口碑,在当下的环境中实属不易。她也提到了组织方的用心,包括邀请了很多有实力的私人和机构藏家;在布展时对每家画廊的悉心帮助等等。这些都是成就一个好的艺博会品牌的关键之处。

季丰轩展位,图片致谢季丰轩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对于这次艺术界备受关注的活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创始人郑林谈到今年是疫情后全面开放的一年,参展画廊数量也比去年和前年增加了很多,差不多接近1倍,全球重要的大画廊都来了。藏家方面,韩国的藏家以及东南亚的客人来了很多。唐人目前在香港空间正在展出菲律宾艺术家吉格·克鲁斯的作品,加上画廊本身深耕东南亚市场,所以这一区域的藏家来了不少,21号VIP开幕两个小时后80%的作品已经售出。

对于如此多的参展画廊,郑林表示全球画廊有其自身的定位,亚洲的画廊也有自己的标准,针对同一个展会,各家都有自己的打法,我觉得国际画廊也有他的问题,大部分的艺术家出现在瑞士巴塞尔,伦敦Frieze,纽约艺博会,都是类似的艺术家名单,如果没有更新的年轻一代的艺术家,可能也是一种复制,这样的话可能画廊艺术家的新鲜度是不够的,活力也有一定的问题。

唐人是香港巴塞尔展会的常客,对于什么样的作品更易于在这里销售,藏家买大牌艺术家更多这一问题,郑林觉得不是这么绝对。实际上大牌艺术家有他们的优势,但也有他的问题,因为卖得多了以后价格已经在那里了,一件作品一、两百万美金也不是那么容易销售的,当然我们看到龙美术馆王薇馆长在博览会上买了很多件重要艺术家的作品,但也并不是每间大画廊这么贵的作品都这么好卖出,在新加坡博览会就出现这个问题,全球的大画廊去了以后不一定卖得动,卖得这么好。

一个业界共识是:相比新加坡和日韩,香港的藏家根基更为深厚,近几年首尔是大家关注的一个焦点,很多国际大画廊也开始进驻,Frieze也已经开在首尔,包括新加坡这两年也有大量资金流入,但从我个人对整个亚洲的了解,一直以来新加坡博览会是唐人卖的比较好的一个区域,郑林表示没有销售遇阻的情况出现。

但他同时表示,香港的地位要取代还是不容易的,除了国际画廊聚集,香港二级市场在全球也是很重的一个份额,苏富比、佳士得、富艺斯、包括国内的嘉德、保利拍卖都在香港设立分支,这是任何其他区域不能取代的。香港税收的制度,对金融管控的制度,都是其他国家无法取代的。长远来说,香港还是亚洲最重要的一个经济区域。

对于目前众多画廊都在寻找艺术新生力量,郑林在聊天中谈到,唐人一直以来对年轻艺术家选择很谨慎,从2021年以后到去年,在整个亚洲、东南亚、包括纽约、欧洲甚至南美、都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年轻艺术家合作、代理关系,这也是空间在与成熟艺术家合作基础上一个重要的补充。

在香港艺术周同期,唐人也有新空间开幕,并推出一系列的展览活动,其中包括唐人香港的第二空间——黄竹坑Landmark South空间的成立,并于3月18日推出开馆群展层叠之肤。3月20日在唐人香港 H Queens 空间,推出了菲律宾艺术家吉格·克鲁兹(Jigger Cruz)的全新个展乌托邦的向往,由米开拉‧塞纳(Michela Sena)担任策展人。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位,图片致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第二空间——黄竹坑Landmark South空间层叠之肤群展现场,图片致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这是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第7次参加香港巴塞尔,在聊天中夏季风感觉这一届有点儿像2020年之前的状态,去年我们也参加,也派了工作人员来现场,但很显然因为疫情的原因,国际旅行受到限制,现场客人肯定没有今年这么汹涌。

本次蜂巢带了很多正在展出展览的艺术家前来,此外这次除了参加主画廊单元之外,还参与到策展角落部分,展位上艺术家组合也囊括了不同的年龄段。艺博会是商业属性的交易场所,从销售的角度来看,第一天VIP日便售出29件作品。其中正在北京蜂巢举办个展的日本艺术家大竹茂夫的10件全部售出。

原以为疫情之后会有低迷市场表现之类,事实上并没有发生。夏季风认为销售的飘红也同三年疫情导致的消费抑制有关系。艺术市场同一般的日用品消费市场不太一样,首先艺术是无用之用,它不是刚需,真正来买艺术品的人,不是在买一个日常消费品的概念,其次,来买艺术品的藏家是在这个社会当中,他的财富几乎不会受到疫情的影响,相反地,或许还能从疫情当中找到商机与活力。

夏季风认为香港巴塞尔和内地艺博会的差异在于前者还是非常国际化,具有全球影响力的艺博会。来自世界各地的藏家很多,此外亚洲的藏家群体还是香港展会的核心,中日韩包括新加坡、东南亚这一带有很多藏家都会来这里。

相比前一阵热议的新加坡艺术市场,参展机构普遍的反映是那边的市场还是要时间培养。作为新崛起的市场热土,新加坡包括首尔都试图在艺博会版图中分一杯羹,但很显然与香港巴塞尔相较,我认为他们要走的路还很长,香港首先是亚洲金融中心;其次,相关配套设施以及整个艺术生态环境更成熟的;第三,跟的连接度也更加亲近,与西方的交流、跟内地的交流更容易。显然中国目前是亚洲艺术品市场当中非常活跃的领头羊位置,夏季风补充说:在我看来,香港先天的优势是首尔、新加坡目前无法比拟的。

疫情所迫,很多画廊将PDF线上销售作为一个重要的销售渠道,买家也习惯了以这种方式来购买作品,恢复线下以后,还是线下是必不可少的一个销售的途径。夏季风谈到这一现象时认为用PDF的方式销售作品也挺有趣的,近三年来好多客人都习惯了,包括拍卖会上藏家可能也会通过一张图片判断作品的好坏。我认为这个现象特别有意思,但好多艺术品在线下面对面的感受和面对一张图片还是不一样,尤其是画面特别细微的质感,面对真实的作品给人带来的感受不是线上PDF能取代的。

最后关于在何种价格区间的作品,会对买家造成购买压力,和采访中很多展商观点一致,夏季风认为这并不好一概而论,最终还是质量决定价格,参与香港巴塞尔除了销售,蜂巢也很看重对代理艺术家让更多藏家看到的机会,参与香港巴塞尔销售当然是很实际的考量,因为参展成本比较高,但另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推广艺术家,让艺术家的作品能触达更多的有效客户。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展位

香格纳画廊

香格纳画廊带来了丁乙、梁绍基,杨福东,赵仁辉、韩梦云等12位艺术家的最新代表作品。与一些展位不同的是,香格纳注重展位的策展性,以境为主题发散展开,从艺术家的作品中,探索自然、人文、精神与社会之间的特殊互动。其中出生于1989年的艺术家韩梦云的作品以展中展的形式呈现。该展以《夜曲》为主题,以建筑装置架构结合代表女性劳作历史的手工织物营造出多重寓意交织的诗篇。

香格纳展位参展艺术家的年龄跨度也较大,呈现了比较丰富多元的代际面貌。

在谈到藏家结构时,香格纳画廊表示,有越来越多的年轻藏家关注和收藏当代艺术是非常显著的一个趋势。疫情后重聚于香港巴塞尔,一是与更多长久未见的朋友、藏家面对面进行了更深入的交流;同时在经过几年的沉淀后,也向大家展示了香格纳画廊的一个新的面貌。

对于成立至今已步入第27年历史的香格纳来说,画廊的气质面貌和选择合作艺术家标准始终一致,即发掘身边的优秀本土艺术家。在谈到艺术家和作品的本土性与国际化问题时,香格纳项目发展总监欧祖琴表示:我们并不二元对立地去看本土性和国际化的问题,也不为艺术设限和贴标签,在当下的全球语境中,并非强调艺术的边界性,而是放在艺术家与当下社会环境的观察与反思。香格纳此次展位呈现的主题,其实也是对这个问题的一种思考。

香格纳画廊展位,图片致谢香格纳画廊

偏锋画廊

偏锋画廊今年是第四次参加香港巴塞尔,依旧主打艺术家个人项目,本届展会画廊带来的是艺术家邬建安的大尺幅综合材料作品,据画廊负责人介绍现场藏家反馈以及销售情况不错,艺术家中等尺幅的作品售价60余万人民币,大幅作品为100余万,此次作品销售也部分得益于画廊前期准备充分,包括根据作品打造适合展示的展台。

画廊并没有对参展作品进行预销售,我们认为邬建安的作品比较特殊,需要藏家来现场体验,包括画面的细节,里边所讲述的故事还是能打动人的,画廊负责人介绍以个人项目参展也是基于想集中发力来推广一位艺术家,希望能够加深藏家对于艺术家作品的印象。

偏锋画廊展位,图片致谢偏锋画廊

亚洲艺术中心

亚洲艺术中心在本季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期间展出庄喆及董小蕙双个展,以向度的流转:透视现当代艺术为题,探究不同时代的地区艺术家,在创作上体现出的文化底蕴以及主体性思考,形塑出纵深的艺术风景。

亚洲艺术中心(北京)执行总监张晓芳表示:从疫情前开始参展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到作为疫情后全面放开的今年,我们观察到有越来越多的新晋藏家进场,除了香港本地、地区、东南亚藏家之外,我们接触到大量的华南地区的新藏家朋友的积极关注及询问。这可能也和我们近些年来在广州、深圳举办及参与许多展览及博览会有关,他们对我们画廊品牌及代理艺术家的整体面貌有基础性的关注及认知,进而在作品收藏的推进上更加笃定及快速。

另外,整体藏家的年轻化,少了许多冲动性的购买行为,但对于他们认定符合自身的收藏标准,如艺术家坐标参照性、作品艺术性、价格合理性等,在进行综合考量后认为合适的作品就会果断进行收藏。

还有一个重要收获是我们在原先许多私人收藏家的基础上,也拓展了美术馆、基金会的收藏及后续合作的可能性。

时隔三年,从今年三月香港巴塞尔的再次全面启动、西九文化区的M+美术馆的重磅展览、画廊和拍卖公司正在及陆续推出的大型展览及活动等,加上这次大批新老藏家的再次聚集,我们有理由相信,香港作为亚洲艺术中心的核心,将引领艺术更多的可能性。

亚洲艺术中心展位,图片致谢亚洲艺术中心

阿拉里奥画廊

阿拉里奥画廊本届香港巴塞尔带来的阵容由东南亚、日韩以及中国艺术家共同组成,其中包括来自菲律宾的布恩·卡路拜恩、印度尼西亚的艾柯·努格罗荷、日本的名和晃平以及印度当代艺术界领军人物苏伯德·古普塔等。

阿拉里奥画廊同样没有做展前销售,我们觉得一定能在展会现场售出的作品确实也找到了买家,这次带来的作品中最贵的一件是印度艺术家苏伯德·古普塔2019年创作的一件油画作品,该作以22万美金售出,开幕VIP首日过半以上的作品已被销售。

据画廊工作人员介绍,这次带来的作品不少都被机构收藏。VIP首日,龙美术馆馆长,收藏家王薇很快就决定收藏了韩国艺术家郑江子的作品《韩服纪念碑》,该作售价5万美金。这位女艺术家即将参加在韩国首尔国立现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的巡回群展先锋派:1960-70年代的韩国实验艺术,下一站为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和洛杉矶哈默博物馆。

最近在阿拉里奥上海空间举办个展的艺术家梁曼琪也有极具标识性的作品展示,现场受到了很多藏家的关注,2022年创作的作品《重叠、时空、指针》依然是用鲜亮,跳跃而抓人眼球的线条、颜色和形式从画布上延伸到现实空间,梁曼琪将几何形状和颜色作为了解自己和周围环境的方法,拥抱不确定性、矛盾和冲突的途径,这也是艺术家最近艺术实践的新方向。

此外颇受关注的艺术家还有李珍珠,在她的创作中,充斥着十分脆弱、勉强维持着惊险的平衡才得以支撑下去的存在,这是艺术家眼中模糊不清的世界。作品虽然出现了熟悉的素材,但以一种直觉性的,有时甚至是超现实的方式,在梦幻般的未知世界中刺激观众的无意识。

阿拉里奥画廊展位,图片致谢阿拉里奥画廊

魔金石空间

参加本年度香港巴塞尔博览会主画廊单元的魔金石呈现了段正渠、卞少之、付佳妮、郭鸿蔚、胡尹萍、经傲、刘鼎、李倩羽、梁伟、秦一峰、任莉莉、史国威、唐永祥、武晨、臧坤坤的新近创作。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与很多画廊带来的具有潮流感的作品在面貌和气质上都具有一定的差异化。在问及藏家的年龄结构和收藏趣味时,曲科杰表示,年龄并不是判断藏家收藏哪类作品的关键因素,主要还是要看藏家的喜好,当然还有作品的价格。魔金石代理的90后艺术家的作品,同样也会受到年龄较长的藏家的喜爱。

谈到香港巴塞尔的独特性,曲科杰表示:首先,巴塞尔这个品牌在全球无疑是处在的;第二,作为亚太地区的重要枢纽,在经济、文化环境上,香港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

今年很多内地画廊拥有了更好的展位位置,在曲科杰看来是个很好的现象,但也可能因为香港宣布去除防疫措施的时间比较晚,所以很多欧洲画廊没能来参展有一些关系。

对于在国际化的艺博会平台上如何看待艺术的国际化这个问题时,曲科杰认为,国际化并非一个可以简单概括的问题,也并非是趋同的一种艺术面貌。艺术需要有自身的地域和文化属性,如果艺术作品在风格面貌上倾向同质化,那更多的是与潮流有关而与艺术无关。

魔金石空间展位,图片致谢魔金石空间

東京画廊+BTAP

在问及对本季香港巴塞尔与疫情之前有哪些不同的感受时,東京画廊+BTAP北京空间负责人迟丽萍表示,最明显的不同是欧美画廊比往年少,相对而言亚洲本土画廊多了。在藏家方面,欧美的普通藏家来的比之前要少一些,但大型艺术机构,像大型美术馆的策展人、馆长很多都来了现场,这是与以往不太一样的地方。

東京画廊的收藏客群基本上都是对艺术史比较了解的成熟藏家。新藏家虽然也有,但还是以熟悉画廊及其代理的艺术家的老藏家居多。

在迟丽萍看来,香港巴塞尔之所以能够拥有好的口碑与品牌力量,最主要的原因是其国际化的属性。这一点就目前而言,是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的艺博会无法超越的。时间和历史的积累对于建立一个艺博会品牌来说至关重要。艺博会主要是由参展机构和藏家这两方面构成。这两方面也是相互作用的,有足够好的机构,势必会吸引更多更好的藏家;同样的,优质藏家多了,自然也会匹配更多高质量的机构。所以艺博会的组织者如何争取到这两方面的资源是成就一个成功艺博会的关键。

对于如何解读艺博会的国际性,迟丽萍认为,首先最显著的是参展机构的数量和地域的丰富性。第二,从整体来看,画廊们带来的艺术作品中所凸显的国际视野还是非常丰富的。

東京画廊+BTAP展位,图片致谢東京画廊+BT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