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4 月 14th, 2024

Square关于策展的一切

admin

11 月 17, 2023 #艺术展览

当代艺术所引发的批评,或者说其本质问题,在电影《广场》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这个问题的出现与“流行艺术”一词中隐含的悖论的原因相同。 当代艺术实际上已经变成了“大众艺术”,但它不像电影那样通过商业化来普及,而是在态度上变得更加民主:比如装置艺术,邀请观众一起体验。 艺术不再有门槛,它向所有人开放。

当代艺术从自身的起源中散发出这种民主化的倾向,但同时,它仍然没有忘记它仍然是一种“艺术”,即一种经过加工、制造和包装的非消费品。 它建立在艺术的内在话语和规则之上,超越了日常生活的界限。 这就是为什么当代艺术既对观众开放,同时又让他们难以理解。 当当代艺术展现民主社会所共有的平等观念时,我们不能忘记它首先是作为艺术而存在的。

展览介绍-观众

这种矛盾在《广场》中得到了体现,影片以女记者采访策展人克里斯蒂安的场景开始。 面对博物馆官网上出现的展览介绍,一头雾水的女记者想了解一下克里斯蒂安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没想到得到的答复如此简单:可以在里面放一个生活必需品吗?博物馆? 成为艺术? 这里,尴尬,或者说幽默,源于克里斯蒂安直接但又有些无奈地指出展览介绍“不讲人话”。

这难道不是我们在日常的观展活动中就能明显感受到的吗? 策展人和艺术家似乎都拥有一种与日常语言截然不同的话语体系。 只有极少数情况下,才能在展会序言中了解展会信息。 更多情况下,展览信息淹没在高级术语中,有时还有很多理论话语可以提供帮助。 序言原本是为了帮助观众了解展览,但最终却让人更加困惑,表明它的目的只有一个:将作品包装成超出常人理解的“艺术”。

当然,也有一些真诚的序言,确实切中了展览的要点,但大多数只是想展示自己的“高级”,因此不想说人话。 这不就是艺术的伪装吗? 首先,形成一个圆圈。 这个圈子必须包括艺术家、评论家和富有的买家。 艺术家负责制作作品,评论家称赞它,买家购买它。 艺术在一个由三方组成的封闭圈子中流通。 观众没有问题。 最后,当某个艺术家受到赞扬(以作品的售价来衡量)时,观众自然会加入进来。名气来自于内部炒作,与观众无关。

艺术家-观众

《广场》以滑稽的方式揭露了这些艺术活动的“阴谋”。 这里面没有骄傲的态度,而是真诚的态度。 比如《广场》再次用面对面的交流来展现当代艺术家与观众之间的奇怪关系。 艺术家和主持人舒适地坐在舞台上,而观众则安静地聆听。 穿着工装裤和西装,艺术家的虚伪本性暴露无遗。 对话也极其常见,而且对话内容如此混乱,以至于艺术家的答案必须使用解码机来解析。 而观众则傻傻地坐在观众席上,准备扬起眉毛,但很可能谈话结束后他们什么也没得到。

这只是复制了现实生活中艺术对话的表面现象。 更有趣的是,台下有一位观众因为生病,不断喊出猥亵脏话。 这不仅是一种象征,更代表了观众内心压抑的不理解和愤怒开始爆发——因为没有人会说他根本不懂当代艺术,而事实是他可能真的根本就不懂而为了伪装自己有一定的艺术修养,他现在选择乖乖地坐在观众席上,听着演讲,假装听懂——内心迷茫、困惑的真实情况被压抑在他的潜意识里。 这些侮辱是对观众心理的病理诊断。

同时,这也将整个采访场景变成了一个艺术场景,因为它超越了现实世界的规则,邀请人们进入情境,见证自我浮现出来的尴尬。 在如此严肃的艺术采访中,观众应该同意不发出任何声音,除非他们想问问题。 但现在,这套常规规则已经被打破,日常生活交流变成了一种艺术行为,每个人都参与到了艺术运作的领域中。 这就是整个场面让人忍俊不禁的原因:艺术家虚伪的话语被揭露,艺术活动的假姿态被放低,艺术被嘲笑和嘲笑。

作品 – 策展人

反思策展人和艺术品的关系,《广场》里有两个。 其中一件艺术品上堆积的瓦砾被参观者不小心踢开了。 面对如此严重的事件,克里斯蒂安“很快就想通了”,直接指示工作人员重新堆放起来。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当着一名女记者的面下达了这些指示。 可能是女记者不懂瑞典语,所以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也有可能事实恰恰相反。 如果是后者,那么本次事件就引发了作品的归属问题。 如果作品被损坏,策展人能够在不通知艺术家的情况下修复它,那么该艺术品是否仍被视为艺术家的个人作品?

比这个问题更严重的是,策展人或美术馆没有权力修复被参观者意外损坏的展品,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当然,由于这只是一个积累工作,所以很可能是工作人员完成的,修复前后基本上没有本质区别。 但由于非艺术家的外力作用于艺术品,那么它可能不再被认为是个人作品。 这或许是艺术圈众所周知的谎言。 克里斯蒂安显然很“熟练”,知道如何应对此类紧急情况; 而“方”只露出了它的一角。

这组场景之所以让人感觉尴尬、有趣、又有点摸不着头脑,是因为克里斯蒂安在女记者面前做出了指示。 当时,两人正在讨论性和爱情的问题——抛开这是一个沉重而深刻的话题,虽然它能揭露中产阶级的道貌岸然和虚伪本性。 只说指示而不隐瞒,或许说明美术馆自我修复作品的行为在艺术圈是常有的事。 ,就算艺人知道了又怎样,还是省点麻烦吧。 这从侧面揭示了只有观众被欺骗了,艺术家、策展人、评论家、记者等都在相互勾结。

作品-观众

当然,观众也不傻。 他们用自己的“无知”来抗拒艺术作品的“深刻”。 影片中出现的对展览现场的多次观察反映了这一点。 无一例外,傻乎乎的工作人员都坐在作品旁边,监督参观者不要损坏展品。 随后,观众们纷纷从墙后探出头来,一脸茫然地看了一眼,然后匆匆离去。 或者带着相机的参观者进入展览现场,呆呆地站在那里,随意扫几眼,拍几张照片,然后赶往下一个展览现场。 观众自然看不懂,但也不想看懂。 他们表现出自己的“无知”,撕碎了艺术界道貌岸然的幌子。

这个场景让我们笑了,因为我们觉得它是如此熟悉。 您在参观展览时不是经常看到类似的情况吗? 游客只是参观、参观展厅,并不太关心作品的具体欣赏价值。 他们关心的是能否拍照并发送给朋友。 或者我们自己不也是这样吗? 即使有审美心态,当我们对当代艺术过于超前的概念感到困惑时,我们不也只是快速浏览一下,摇头离开吗?

如果当代艺术将观众与外界隔离,在一个内部圈子中运作,那么它也必须“邀请”观众假装它确实在进行艺术展览,尽管观众以虚拟的方式存在于此处。 与此同时,观众也以自己的方式“使用”艺术品,比如将其作为拍照的背景,或者作为提高生活质量的工具。 过去,艺术家通过作品与观众交流,而现在,是作品将艺术家与观众隔离开来。 这就是当代艺术虚伪的内核。 艺术成为上层阶级自我话语的建构,而大众只是用来服务于其“民主化”阴谋的。

作品 – 世界

作品世界轴体现的是博物馆对展出作品的推广。 这也可以被视为策展人工作轴,但我们将在这里讨论它。 《广场》中的作品宣传话题是影片中尤为重要的部分。 由于只考虑流量,“病毒式”促销会引发道德争议。 在这里,影片再次超越了中产阶级的话语范围,将克里斯蒂安拖入了尴尬的境地。 这当然是为了再次凸显道貌岸然的中产阶级形象,同时也是对现代社会只看流量的宣传方式的嘲讽。

一切都是话题,与艺术作品无关。 展览吸引观众的不是艺术品,而是外部宣传吸引了大量观众。 这不是矫情吗? 你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如果连号称最标新立异的当代艺术都需要病毒式宣传来吸引观众,那么其他展览如何保持人气呢? 这是值得思考的事情。 体现在“作品世界”轴上,还有一个问题:如果作品中的人物侵入现实会发生什么?

这或许是整部电影《广场》最值得称道的地方。 原本只出现在展览画面上的奥列格,现在以一只咆哮的猩猩的身份出现在晚宴上。 这是艺术侵入现实,是虚构与现实的并置。 一起。 现实生活中的晚宴变成了一场行为艺术展:一场大家以为只是为了好玩的表演最终发展成了一场闹剧,而震惊的中产阶级在关键时刻仍然想保持自己的尊严(以那个艺术家为例)举个例子),真是让人发笑。 这涉及到如何看待艺术与现实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