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 月 17th, 2024

随风行走的日子–南斯纳夫贝尔格莱德拾零

admin

11 月 18, 2023 #艺术热点

从卡拉奇到贝尔格莱德全程5320公里,需要七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间,在北京冬季的二十点天已经黑尽了,可此时宙外还是一派明亮,落日的余辉正把天边的云彩染成金红。一小时后,红的天际渐渐变暗,天的上部开始成为一片灰蓝,而下边的色彩越来越深,无数成团的褐色云在地面上空浮动,这些云随着飞机的下降不断扩大,并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向我们扑来,短短的几分钟这深色的浓云便淹没了我们,窗外一片乌黑,使人有些紧张,飞机还是全速向前冲去…突然,深闷的机舱雀跃起来,地面上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光,一瞬间,这光变化为灿烂的海,飞机终于降落在贝尔格莱德机场,此时是零点一刻。

大雪刚停,地面温度很低,据说已是零下8度(而下午在卡拉奇气温还是23度)。加之不断吹着风,冷得我双脚麻木。进了候机室却像进了天堂·这里明亮宽敞,而且非常暖和。整个候机室的装饰以黑白二色为基调,显得庄重大方,各种标识简练生动,使人一目了然,男的工作人员穿黑的套装,女的则身着洋红的披风,足穿紫色的长靴,显得极为精神。这强烈的红、黑、白三色对比使整个气氛更华美,加上设置的绿色小摆件,更增添了对比的生气。设计中更别出心裁的,是所有走廊和通道的墙面都画着一对与真^般大小的男女旅客,他俩处处形影不离,有时肩并着肩,有时又一前一后,甚至是反复出现、排列成行。画采用的是极单一的黑色,像木刻,非常生动,又使人感到亲切。因为多走动,时时相见,彼此便成了“熟人”,更何况他俩总是在微关。

在这里,来自各国各地,身着各式服装的人流,构成了一幅绚丽的活动图画,无论从哪个角落望去都富有极大的吸引力,那坐在椅子上唱歌的金发女孩,抱着大玩具奔跑的小淘气,在阔叶植物旁阅读画报的老人,或是临宙依偎的情侣都可以收入镜头,可我走不开,我得照看一大堆行李(那些在北京已经说明需要托运到布达佩斯的皮箱,竞全部被传送带进了出来)。为了解决这些行李和今晚的住宿,我们四人来回奔走了好大一阵子,总算与我国驻南斯拉夫民航主任联系上了,但住进旅馆已是午夜四点,人已疲惫不堪,尽管对一切觉得十分刺檄,但我也难以打起精神,于是这美美的一夜竟没有梦。

清晨起来,茫茫一片,大雪刚停,街上却已是行人匆匆。穿梭的车辆、来回飞动的鸽群、路边开放的鲜花,都给贝尔格莱德的早晨增添了一派生机。初来乍到,对一切都感到新奇,短短的两天我跑了好些书店、画廊和商业网点,那些装帧精美、风格各异的书籍使人叹为观止。加上书店是开架陈列,又有供读者小憩之处,使人感到舒适,乐意在这里逗留。那些印制考究的宣传卡、书目、缩小的图书广告,可以任君自取,更吸引了不少读者和游客,要是时间允许,我真愿意每天逛书店。

这里画廊给人的印象也很强烈。有古典绘画,也有我叫不出名的全新流派,甚至有好些我简直无法看憧,也许我喜欢的只是一些抒情小品,可这样的作品太少。记得有两幅不到一公尺大小的静物,倒使^难以忘怀·一幅是透过木宙看到的窗帘和一大簇瓶装的野菊花,菊花画得非常生动,色彩艳丽。那窗帘更是惟妙惟肖,充满了微妙的情致。而窗,却是用一副真实的木窗直接嵌在画面,稍不注意你就会把宙后的一切也看成是真的,很有趣;另一幅静物画是一个大瓷盘盛满水果。水果采用素描手法,用油画颜料画出了黑、白、灰的色彩关系,质感很强,形象逼真。奇特的是在这画中安放着两把镀银的餐刀,在一个苹果上还放着一个真实的昆虫标本,画家把“虚”与“实”的关系处理得非常协调,毫无别扭之感,令人玩味。此外还有好些色彩刺激、内容含混、构图奇

特的作品也极有个性,很引人注目。

至于商店,给人的感觉也不错,几乎所有商店不论大小都有绿化装饰,植物的品种不多,以阔叶植物和插花为主,使商店显得整洁清新。商品也多是开架陈设,任消费者自看自选(有别于超级市场的是服务员随时为你热情介绍,为你参谋)。商品也都配有非常明显的标价笺和生动的广告帮助休选择。工艺品和旅游用品更比比皆是。有一家“环球”服装店给我的印象很深,这家商店从门面看并不突出,洁白的马赛克墙面装饰着一排钴蓝色的大字,在门厅的一侧悬挂着立体的地球模型,此外便别无装饰。可一走进门却像入了谜宫,商店面积不很大,一楼一底营业,布置得天衣无缝,它分单元式陈列,每个单元都像一座小小的游亭,分类陈列着各式服装,并划出一定的空间作绿化装饰,在能够利用的墙面分别作了艺术处理,有风格独特的镶嵌绘画,有古铜画屏,有现代

派的素描,有各种材料制作的浮雕。最为别致的是正厅矗立的大型灯桩,它用上千串冰晶般的小灯组成,重重叠叠变化万千、光彩照人。紧围着灯柱的是雕刻的旋转花梯,这两者的结台更使大厅壮观华美,使人忘却了这是服装店。

在这里还有一家中国饭店——“北京楼”。当看到悬挂的中国宫灯、中国式桌椅、印有大红字样的中式餐巾及竹筷时,一种强烈的乡土情感油然而生,虽然这里已经没有中国厨师,我们还是怀着极大的兴趣参观了这家饭店,主人非常热情,由于不憧斯拉夫语,难以尽情交谈,可我们从那道道深情的目光中看到了美好的祝愿,从紧握的双手感觉到了兄弟般的温暖…….

真不忍离去啊,美丽的贝尔格莱德,好客的南斯拉夫人!